被公每天都侵犯的我正在播放

罗军此时头部被崆峒长老按住,他狼狈到了极点。同时,他惊恐的发现,他连法力都运用不了了。

崆峒长老掌握了罗军的生死。

所以这时候,罗军即使是将崆峒长老恨到了极致,但他对崆峒长老却是无可奈何的。

这个时候,罗军也才确切的意识到,他的修为和崆峒长老这样级别的人物,到底差了多少。那根本就是没有一点点还手之力啊!

便也在这时,崆峒长老心念电转。

“我为什么不杀了这小子,直接一了百了?若他活着,反而坏事!”崆峒长老眼中闪过杀意。

可就在此时,凌云峰终于出手了。

凌云峰屈指一弹,弹出一道帝皇白金剑气。

崆峒长老身子微微一偏,便将凌云峰的这一道剑气避开。凌云峰眼神一寒,他点出了他性命交修的帝皇剑。

这剑是帝皇白金气形成,变化万千。

凌云峰冷冷说道:“崆峒祖师,这里是天孤峰,我劝你不要一意孤行。罗军再有不是,那也是我凌云峰的弟子,要杀也该我来杀。”

崆峒长老微微一凛,他随后便松开了罗军。

崆峒长老知道,他若真杀罗军,那么凌云峰也会真的含怒出手。

这个事情,不能这么解决啊!

罗军一下得了自由,他的法力运转也恢复自如。他猛地跳起,目眦欲裂。“我艹尼玛!”

暴怒的罗军不顾一切,他居然就对着崆峒长老这样祖师级别的人物出手了。

“太极玄天斩!”罗军瞬间将太极阵印催运到了极限。

轰隆一声,太极阵营形成地煞涡旋攻击,就像是龙卷毒风冲杀过去。刺骨的冰寒蔓延出去,三十六层劲,层层叠叠,一浪压过一浪。

崆峒长老冷笑一声,他突然大袖一挥。

砰的一声,罗军的三十六层劲立刻就被这大袖挥散。他只觉对方的力量强猛无匹,瞬间就将他的三十六层劲完全瓦解,这是不可抗拒的。

“老匹夫!”罗军暴怒,他便欲再度施展绝招。

这时候,凌云峰身子一闪,突然到了罗军的面前。他将罗军肩头一按,一瞬间,罗军只觉全身麻痹,所有的法力顿时都施展不出来。

“够了。”凌云峰冷冷说道。

随后,凌云峰又冲崆峒长老说道:“崆峒祖师,麻烦你将这小鹤留下,然后自行去吧。”

“此小鹤也是我们神兽境的,如何能够留下?”崆峒长老淡冷说道。

凌云峰说道:“是非曲直,大家心里清楚。崆峒祖师,我敬您是前辈,但您也莫要逼我,若真闹到了至尊哪里,只怕不好过的不是别人。”

崆峒长老眼神微微一变,随后他冷哼一声,说道:“凌云峰,你很好。”他丢下巴图,转身便带了莫庆宇和赵伯全离开了。值得一提的是,小玲的尸体也被他们带走了。用戒须弥装着,随后离开。

等这三人离开之后,凌云峰也才放开了罗军。

罗军瘫坐在地,他觉得自己没用到了极点。

“罗军啊罗军,妄你一向觉得沾沾自喜,认为自己有些本事。可是你从开始就要向杨凌低头,后来又要向释永龙低头。你要向陈天涯低头,向陈亦寒低头。你保护不了灵儿,保护不了陈妃蓉,你连小玲都保护不了。你有什么好自傲的?你不过是个废物,废物啊!”

这一瞬,罗军的心中万念俱灰。

“师父!”天心在一旁却是一点都不同情罗军,但他还是装作关心的询问师父。

凌云峰冷淡的看了一眼罗军,随后,他对天心说道:“将这小鹤与他一起送回房间。”

“是,师父!”天心说道。

凌云峰之所以要保护罗军,倒不是他突然良心发现了。而是因为,这是在天孤峰上。

你崆峒祖师又如何?你说来找我弟子的麻烦,我同意,你可以找。但是,你若是当着这么多弟子的面,主动出手来辱骂,打杀我的弟子。这是绝对不行的。

若是凌云峰放任崆峒长老杀了罗军,那凌云峰在这众弟子面前还有什么威信可言?谁还会真心爱戴这个师父?

三十八峰的人都会将他凌云峰看做笑话。

这一整个过程,凌云峰的心理变化是很微妙的。

一开始,他对罗军是有些厌恶的。所以崆峒长老过来,他愿意卖这个人情。但是后来,罗军的固执,坚决,惨烈,以及哀求是让凌云峰有所触动的。

这样的一个年轻人,凌云峰从内心深处居然有些欣赏起来。因为罗军不像天心,天心是个唯唯诺诺的人,虽然好用,但凌云峰难以从内心深处尊敬。

而对罗军,他有了一丝惜才之心。

一个人,不管自己再怎么卑劣,但他内心深处都会欣赏那些有骨气的人。

更何况,凌云峰并不是一个卑劣的人。他不过是有他的孤傲罢了。

罗军一个人坐在房间里的桌子前,巴图站在他的肩膀上,用头轻轻的蹭着他的头。

巴图并没有什么事情,是被崆峒长老用术法迷幻了而已。罗军已经帮巴图解开。

巴图倒没有太大的悲伤,它毕竟还小,还不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它还不明白,它的母亲已经永远离开了它。

它只是觉得罗军很悲伤,于是便想办法来安慰罗军。

春桃在一边也不敢说话。

罗军的心中充满了沮丧,他一直以来都在坚强着,但他内心深处亦有魔障。灵儿的伤,以及他面对陈天涯时的愤怒与无奈。

他看着陈妃蓉死在面前等等。再加上今天,小玲在他的面前被崆峒长老打死。这一桩桩,一件件的事情全部都让罗军心灰。

这些敌人,太强大了。

他觉得他根本就不行,那些乐观,那些坚持都是狗屁。

当一个人对自己产生怀疑的时候,便是最危险的时候。

不过罗军并没有时间来持续这种颓废,因为在一个小时后,凌云峰前来了。

凌云峰推门而入的时候,春桃见到凌云峰,顿时吓得脸色煞白。

凌云峰对她来说,威严太盛了。

“奴婢见过峰主!”春桃跪了下去。

“出去吧。”凌云峰淡淡说道。

“是!”春桃出去了。

春桃出门的时候,将房门也关上了。

罗军并没有理会凌云峰。

凌云峰淡淡的看着罗军,他忽然说道:“就凭你见了师长无动于衷,也不行礼,就凭这一条罪,我就可以将你永远的关押起来。”

“那你怎么不关呢?”罗军看向凌云峰,说道。

他知道这样很不该,但是现在,他想,去他妈的。他已经对一切都失去了信心,他对一切都无所谓了。所有的坚持,在这一刻都已经崩塌了。

所以此时的罗军是自暴自弃的。

凌云峰倒是不着恼,他忽然转换了话题。他说道:“你猜我当初为什么会将你从石窟洞里放出来?”

罗军看向凌云峰,道:“你想说什么?”

“你有一个很优秀的大哥。”凌云峰说道:“尽管你们这几人如今在我面前,就如蝼蚁一般。但是,我从你大哥的眼神里能够看出,他将来绝非池中之物。还有你二哥,还有那程建华,你们都有桀骜不驯的性子,还有说不出的灵慧。这些人中,你一点也不逊色。所以之前,我会将你当做一个挑战的对象。我关你进石窟洞,压迫你,这相反是在说明,我欣赏你。”

罗军不说话。

“但你现在的表现让我怀疑我自己的判断,也怀疑你大哥的眼光。”凌云峰说道:“今天的打击很大吗?是,挺大的。但这点打击就可以将你击倒吗?”

“你不懂!”罗军一拳锤在桌子上,说道:“你根本不懂我经历了什么。”

“有什么不懂的。”凌云峰说道:“谁没有一点难以启齿的过去?可那又怎样?我们的眼前就只有两种选择,要么去死,要么去博。不然的话,那些难以启齿的过去,永远都只会是耻辱。死,可以带着耻辱死去。博,总有一天,可以洗刷耻辱。你要怎么选择?是选择死?若是选择死,我可以成全你。如果不愿意死,那就博,那就振作起来。”

罗军的身子剧震。“难道你这样的人也有不愿启齿的过去?”

凌云峰说道:“我曾经被一个大人物抓住,我从他的胯下爬过去才活了下来。”

“真的?”罗军说道。

凌云峰说道:“我难道没事来跟你编故事玩?”

罗军说道:“那个大人物现在怎么样了?”

“你说呢?”凌云峰说道:“显然是被我杀了。而且,我从不避讳这些过去。因为耻辱已经被我洗刷了。”

罗军猛然摇了摇头,他在这一瞬,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。他深吸一口气,眼中绽放出精芒来。

这一瞬,罗军的沮丧,颓废,所有的情绪都跟着消失了。

可以说,凌云峰等于是挽救了罗军的政治生命。

“为什么要帮我?”罗军看向凌云峰,说道。

凌云峰说道:“没什么,人有点本事之后,有时候会情不自禁的喜欢好为人师。举手之劳而已!”

罗军突然咬牙说道:“那你为什么不帮我救下小玲?”

喜欢极品全能高手请大家收藏:(www.qingdou.net)极品全能高手青豆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。

返回顶部

返回首页